第四百三十章全身而退(1/2)

加入书签

  石瓒收n已经不及,而要想拼个同归于尽的话也是不可能,因为那杆霸王n会在自己长n刺到罗士信之前就敲碎了自己脑袋。,

  石瓒只得另一只手拿起宝剑来往头上格挡意图迟滞霸王n的下砸之势,然后身形急速往一旁闪躲,尽力的保全自己这条性命。

bet356官网网址  好在这是较技,罗士信可没有想要就此干掉谁的想法,就在霸王n打在那石瓒格挡的宝剑上时手中力道陡然一缓,只听再起一声锵响,宝剑也被直接打断,而那断掉的剑尖在半空中划过一个光点噗又一次扎入窦建德王袍中。

  静。

  一时间,场内很是安静,这样的军营中能有这样安静的氛围真的很是让人难以相信,但此时却真的是落针可闻。

  石瓒精神恍惚了一下,才回味过来,先前头上爆出的那声响似乎不是自己脑袋被敲碎了的响声,而是宝剑被打断对手手下留情饶了自己一命。

  孙安祖也是怔在当场盯着手中半截n杆,刚才那小子的出手好快,闪躲也好快,还有那力道,怎么那么的恐怖,似乎人家都还没有尽力的样子。

  张青特也是一般无二,盯着罗士信,可双眼那空洞无神的色彩表示此事的张青特似乎也在回想刚才的那一番拼杀。

  片刻后,程咬金张大宝终于是闹开了来,两人知道罗士信肯定能够取胜,但是却也没想到取胜的这样简单,先前还以为至少也得有过十多甚至二十合吧,可却就这么一瞬间就搞定了。,

  随着两人的欢呼,人群中也才爆出一阵阵的哄声来,那些有幸见到整个过程的军士此时更是纷纷议论着。

  “还不向长乐王赔罪。”宇文霸突然开口朝着罗士信指了指被两个n头和一个刀头钉在大椅上的窦建德。

  直到这时,窦建德才缓过神来,一脸的通红不说,心中更是惊恐万分。

  若说一个n头扎穿王袍钉在大椅上还有个说法,可两个n头加上一个大刀刀头都这般,那就是罗士信故意为之的了。

  在与三个军将拼杀之际还能如此控制断掉的n头飞出去的方向跟力度,这是人能办到的吗?

  刚才此罗士信要是要杀自己,简直可说是易如反掌也。

  窦建德抹了把额头,一手心的汗渍,直到亲兵上前来取下那n头刀头之后,窦建德身子无来由的一瘫靠在大椅上,而这才感觉到整个后背都湿漉漉的,看来先前是被吓得出了一身的冷汗!

  咕

  窦建德忍不住喉咙连吞几口口水,以前也曾于战阵上经历过生死,可是今天的情景给窦建德一种比以往更加恐怖的感觉,因为这一刻,在面对瓦岗兵马的时候窦建德除了能感受到危险外再无其他。

  以后若是两军交战,这样的军将谁能战胜的了!

  长乐军军将慌忙处理着眼前的事,齐善行也上前在窦建德耳边小声宽慰着什么,好在这样尴尬的气氛没有维持多久,在罗士信主动的向窦建德赔礼之后窦

章节目录